生命之泉(纳粹计划)

编辑:作梗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2-23 00:26:18
编辑 锁定
生命之泉德语:Lebensborn e. V.)[1]是纳粹德国的一个党卫队和政府背景的注册机构,成立于1935年,其目标是按照纳粹种族优生理论进行试验,以提高“雅利安人”子女的出生率。该组织在1935年以前是党卫队党卫队人种与移居部的一个机构,后由党卫队全国领袖个人参谋部直接管理。
生命之泉安排未婚妇女匿名生育,并将这些孩子由“种族纯洁健康”的父母领养,这些孩子大多被送至党卫队成员的家庭中。[2]生命之泉亦会对部分成员家庭提供福利支持。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生命之泉在欧洲占领区的德国族裔中筛选“种族合格”的孤儿并安排他们由雅利安家庭领养。
中文名
生命之泉
外文名
Lebensborn e. V
属    性
纳粹德国的一个党卫队
成立于
1935年

生命之泉成立背景

编辑
生命之泉成立于1935年12月12日,总部设在慕尼黑,其目标是应对德国下降的出生率并实践纳粹种族优生学。该机构是亲卫队的一个下属办公室,属党卫队人种与移居部管理。1938年后改为党卫队全国领袖个人参谋部下属,受希姆莱直接管辖。1939年,成员数达到8,000人,其中3,500人是党卫队领导人。
1936年9月13日,希姆莱向党卫队成员阐述了生命之泉的职责:
生命之泉计划主要责任
  
生命之泉组织协助党卫队领导者筛选合格的孩子并安排收养。生命之泉由我个人指导,是党卫队人种与移居部的一部分,有以下责任:
  1. 协助种族、生理和遗传上有价值的家庭生育更多子女。
  2. 安排并照料种族、生理和遗传上有价值的孕妇,在由党卫队人种与移居部对其家庭和祖先进行彻底检查后,将可生育同样具备种族价值的孩子。
  3. 照顾孩子
  4. 照顾孩子们的母亲
对纳粹机构的所有领导而言,成为生命之泉一员是光荣的职责。申请须在1936年9月23日前完成。

生命之泉历史背景

德国纳粹党卫军国家领袖海因里希·希姆莱是NZ“生育农场”计划的主要负责人,尽管二战末期他被英军逮捕后不久就服毒自杀,但他负责制定的NZ“生育农场”计划却在炮火中幸存了下来。这些NZ秘密档案显示,NZ计划在欧洲各国都建立所谓的“生育农场”,专门批量生产纯种的“雅利安婴儿”。尽管二战中有600万德国士兵死亡,但希特勒却显然希望通过“生育农场”计划炮制出更多的士兵。希特勒计划一旦攻克英国,就在英国各地建立“生育农场”,逼迫成千上万名金发碧眼的英国女人跟德国军官交配生产“雅利安后代”。NZ的“生育农场”计划甚至定到了1980年,梦想到那时能炮制出1.2亿名强壮的雅利安后代。英国记者杰克·吉日前前往法国境内一个秘密的前NZ“生育农场”进行采访,披露了众多不为人知的内幕。

生命之泉相关内容

NZ军官与金发女郎炮制“雅利安婴儿
在一张二战期间拍摄的陈旧照片上,9个月大的英格里德·德福抓着一张上面写有她名字的写字板,她看上去跟普通婴儿一样天真可爱,然而很少有人知道,英格里德事实上是NZ“生育农场”实验的产品,她是二战期间在法国巴黎北部30英里处的一个“生育农场”中诞生的,是一名法国妓女和一名NZ党卫军少校的女儿。
为了制造所谓的纯种“雅利安婴儿”,NZ发起了“生命之泉”计划,鼓励精心挑选的德国军官跟金发碧眼的“纯种”雅利安美女发生性关系,炮制出“完美的”雅利安后代。当时负责“生命之泉”计划的正是NZ党卫军头子海因里希·希姆莱,希姆莱对“生命之泉”计划情有独钟,从1935年开始,他就授意所谓的“党卫军精英”专门选择金发碧眼的德国妇女发生性关系,以便为“元首”创造更多的“优秀人种”。
二战开始后,NZ又在多个被占领的欧洲国家设立了所谓的“生育农场”,迫使被侵占国的金发女郎与德国军官发生性关系。事实上,许多进入“生育农场”的女人都是妓女,还有一些是被穷困和绝望所迫的妇女,希望能挣点钱养家糊口。当时NZ对她们的要求只有一点:就是必须金发碧眼,NZ认为这是生产“纯种”雅利安婴儿的必须保证。当时至少有8000名所谓的雅利安婴儿以这种方式在欧洲诞生,NZ元首希特勒为示鼓励,经常与那些“雅利安后代”拍照留念。
藏身法国庄园,真相曝光惊呆村民
法国人震惊地发现,其中一座NZ“生育农场”竟然就坐落在法国巴黎北部拉莫拉耶地区的一幢19世纪庄园建筑里!这幢庄园是由一个生产巧克力的百万富翁建造的,如今,它成了法国红十字会伤残儿童中心。
拉莫拉耶当地居民路茜妮·让对记者道:“你在街上拦住任何一个村民,问他有没有听说过生育农场的事,我想他一定会露出迷惑的表情。事实上,我们这儿的居民倒是知道很多用种马繁殖马驹的事,但这仅仅限于农场马匹而已!我们压根儿不知道我们附近居然有过用来繁殖所谓纯种人的生育农场!”
像其他二战时的NZ“生育农场”一样,巴黎拉莫拉耶附近“生育农场”的门口当年也会有党卫军士兵把守,进出都要受到严格的限制。文件显示,巴黎拉莫拉耶的这个“生育农场”当时披了一件在德国注册的有限公司的外衣;在拉莫拉耶“生育农场”内,至少有180个像英格里德这样的所谓“雅利安婴儿”诞生。当他们出生后,每个孩子都会得到一份假护照,然后与生母分离,被一个德国家庭所收养。
若有“次品”,护士毫不犹豫将其毒死
如果生出来的“雅利安婴儿”带有某些残疾和缺陷,那么“生育农场”中的护士会毫不犹豫地将婴儿毒死或饿死。英格里德出生后,她的法国母亲并没有抛弃她,而是一起带她来到德国二战结束后,她母亲又带她重返法国。不过后来,英格里德的母亲显然改变了做单身母亲的念头,她将女儿交给别人收养,自己从此在女儿的生活中彻底消失。
1975年,英格里德曾回到她当年出生的前“生育农场”拍了一张照片,但随后她也消失了,从此无人知道她的下落。
二十五万欧洲金发儿童遭到绑架
文件显示,类似的“生育农场”当时在被NZ占领的许多欧洲国家都存在过,甚至包括德国自己境内。许多金发碧眼的德国未婚女子和已婚妇女都疯狂地响应NZ的号召,在德国士兵开往前线时,纷纷与他们发生性关系。历史学家马克·希尔道:“当年许多德国女子都将她们的行为当做是爱国心的表现,为的是生产出金发碧眼的新一代NZ分子。”
不过,对于其他NZ占领国的女性,“爱国宣传”显然毫无作用,于是NZ便使用出一些更残忍的手段,逼迫金发碧眼的当地女子与德军士兵发生性关系。
NZ甚至还嫌十月怀胎批量生产“雅利安婴儿”速度太慢,于是干脆直接绑架其他国家具有雅利安血统和相貌特点的金发儿童,将他们送到德国给人抚养,希望他们将来成为德国的“铁军”。文件显示,在波兰等地,NZ党卫军一边给父母拍照,一边在大街上将他们的金发孩子抓走。据估计,二战期间,在被NZ占领的欧洲国家至少有25万儿童被NZ分子绑架,送给德国家庭收养。由于战争后期德国资源缺乏,许多被绑架儿童都因营养不良而死去。
二战后,10个被NZ绑架的孩子中就有1个返回了自己的家乡———但他们往往会发现自己的亲生父母早就被NZ杀害了。而对于那些活着的父母来说,许多德国家庭却拒绝将他们收养的孩子返还给亲生父母———事实上长期处于NZ宣传下,一些被绑架的孩子也开始认为他们自己是德国人。在二战后的挪威波兰等国,许多具有一半NZ血统的“雅利安儿童”都被人称做是“NZ私生子”,他们成了NZ生育实验的无辜受害者,身上一辈子都被贴上了耻辱的标志。
计划定到一九八零年
二战结束后,尽管NZ“生育农场”计划主要负责人、盖世太保头子.党卫军国家领袖希姆莱服毒自杀,但他负责制定的NZ“生育农场”计划档案却在炮火中幸存了下来。档案显示,NZ计划在被侵占的欧洲各国都建立“生育农场”,尽管二战中有600万德军士兵死亡,但希特勒却显然希望通过“生育农场”计划炮制出更多的士兵。希特勒对英国金发女郎和孩童的印象尤其深刻,他计划一旦德军攻克英国,就立即命令希姆莱在英国各地建立多处“生育农场”,逼迫成千上万名金发碧眼的英国女人跟德国军官发生性关系,炮制纯种的“雅利安后代”。
档案显示,NZ的“生育农场”计划甚至定到了1980年,NZ梦想到那时能炮制出1.2亿名强壮的“雅利安后代”。幸运的是,随着NZ的灭亡,臭名昭著的“生育农场计划”也终于寿终正寝,众多金发碧眼的欧洲女人都逃过了这一大劫。
法国巴黎拉莫拉耶地区75岁的村民索妮亚·佩洛特回忆二战末期NZ护士逃离当地“生育农场”的情景道:“我看到许多美国兵开着吉普车闯进那个庄园建筑,我根本不知道那幢庄园是干什么用的。庄园中的德国士兵、护士、母亲和婴儿全都逃走了,庄园的地面上到处散落着婴儿的出生护理记录,不明真相的人还以为那儿曾是一个产科医院呢!
词条标签:
非社会 社会 歌曲 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 历史事件 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