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原房之助

编辑:作梗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4-09 02:50:39
编辑 锁定
久原房之助(1869—1965),日本近代实业家,二战甲级战犯之一。田中义一任首相时曾任内阁递信大臣。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后,提出向中国大陆“进击”口号,推动日本进一步建立对华战争体制。战后曾为中日邦交正常化做出过贡献。
1955年10月14日,中国国家主席毛泽东会见日本恢复日中、日苏邦交国民会议会长久原房之助。[1] 
中文名
久原房之助
国    籍
日本
民    族
大和民族
出生地
日本山口县荻市
出生日期
1869
逝世日期
1965
性    别
职    务
内阁递信大臣

久原房之助人物生平

编辑
出生于一个商人家中。少时就学“商法讲习所”,后考入“庆应义塾大学”。1889年毕业后进入实业署。在叔父的藤田组工作,1905年(明治38年)独立经营,收购日立矿山,1912年(大正元年)设立久远矿业公司,实现生产近代化、机械化、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发展成为日本三大铜矿之一。
大战时竭力收买和新建许多企业,被评为“梦想一取千金的投机家。”成为20世纪20年代成为日本新崛起的大财阀之一。1920年把矿山和修理厂分开,另行成立日立制造厂。努力扩大经营。1915年前后与孙中山结识,表示愿意支持孙中山及其革命党反对袁世凯。1916年先后向中华革命党提供总额约为130万日元的优惠借款。代价是孙中山同意让渡满洲主权。
1927年(昭和2年)手金融危机的打击,把企业让与义兄弟鲇川义介,自己步入政界。1928年加入立宪政友会,被认为是政友会总裁田中义一的资金提供者。当选为众议院议员并担任田中义一内阁递信大臣和政友会干事长。曾建议由西伯利亚满洲、朝鲜组成苏、中、日三国缓冲地带,为“非武装自治区”。但这一构想并未实现。后来逐渐靠近军部,主张侵犯大陆和解散政党。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后,提出向中国大陆“进击”口号,推动日本进一步建立对华战争体制。
1939年任政友会最后一任总裁。1940年解散政友会加入大政翼赞会。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作为甲级战犯嫌疑被捕,翌年又被禁锢公职,禁止参加政府活动。1951年7月解除禁锢后,重新进入政界,参加自由党。1953年他与风见章、马岛僴等人发起组织“恢复日中、日苏邦交国民会议”,1955年被推为会长。同年8月到北京进行友好访问,受到中国党政领导人的接见。回国后,继续致力于促进中日邦交正常化的工作。1965年因病去世。

久原房之助主要事件

编辑
久原房之助的怪异不仅表现在政治上的矛盾行为,而且其行事方法、待人接物、生活习惯等也和一般人殊异。这里略举其例——。
150米高的大烟囱
随着久原矿山从创业到发展,从精炼所烟囱冒出的浓烟对周围的农田作物和山林构成了极大危害,周围群众叫苦不迭,抗议运动此伏彼起。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久原房之助出的点子就是在一座标高150米的小山上修一个高150米的大烟囱。这是1914年的事,这座烟囱当时的高度是世界第一。该烟囱实际高度为155.6米,不过,在防止烟毒方面并没有起太大作用。该烟囱作为日立公司发展的象征至今仍然令日立市民感到亲切。遗憾的是1993年,这座烟囱从下部三分之一处折断倒塌。其后又将其修复了。著名作家新田次郎写了一本小说名叫《一个小镇里的高烟囱》,就是写的这段经历。
惊人的豪宅
作为大财阀的久原房之助,在神户住吉购买了75000平方米的地皮,搞了一所建筑面积达4000平方米的豪宅。并在院中引进多种世界上的名贵花木,还在院中盖起了别墅。这所豪宅的最大特点是舒适,在六甲山山腰挖了个洞,将那里的冷风用管道输进住宅作为冷房(制冷空调),把来做客的美国钢铁大王都惊得瞠目结舌。不仅如此,还有一件更离谱的事,那就是行人不管是谁都可以自由进入,并且随便吃喝,院内有最先进设备的温室,连从美国引进的名贵的麝香、葡萄,行人都可以放开肚皮吃个饱。为了他的大儿子玩耍的需要,久原房之助竟然在10万平方米的别墅周围,专门叫人给铺设了铁路。
电话迷
久原房之助是个电话迷。在他的豪宅里,各房间、浴室、厕所……甚至连院里的树上都装上了电话机。只要他想起什么要打电话,那么随时随地就可以找到电话机。久原房之助对厕所里的电话更是情有独钟,这是因为他患有痔疮,那时要挂个长途需花费很长时间才能接通,以致他只要挂了长途便不敢上厕所了。所以,他便索性在厕所也装了电话机。这样一来他一边上厕所,一边又可以打长途电话了,真可谓一举两得。
挥金如土
钱多得发愁的久原房之助有捐助癖,他不仅资助外国的革命者,对国内的政治家、浪人、右翼分子等,也是有求必应,毫不吝啬。至于他本人的奢侈程度那就更令人咋舌了。久原房之助等人受美国钢铁大王的招待去美国旅行,当时美国总统都不能那样奢华,而久原房之助等几个人居然买断了一台客车,简直就像大名出行,叫美国人大吃一惊!
然而好景不长。他们在美国旅行时,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久原房之助的股票暴跌,使他损失惨重。其实久原房之助本来在事前已经预见到大战结束股票会暴跌,他往日本打了电报,但工作人员错将那封电报丢进了废纸篓,没有采取任何措施,结果大大地亏了一笔。
转让东京别墅
大正4年,财界巨头久原房之助认为在东京有必要建造一座别墅,便买下了12000坪的地皮,大兴土木极尽奢华之能事,这就是现在的八芳园。这里在一片郁郁葱葱中表现了江户的美丽大自然。春天有烂漫的樱花,初夏有火红的杜鹃花,到了盛夏凉风习习,到了秋天有迷人的秋月、富有诗意的虫鸣和红叶,而在冬日则有雪景和池塘中的候鸟相映成趣……这里是四季都有美景的庭园,闻名遐迩。
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久原房之助考虑到战败后日本的实际情况,觉得个人居住已经不合适,应该让更多的人来享用,便将这里转让给了长谷观光株式会社。该会社在这里成立了八芳园株式会社,至今仍在接待来自世界各国的游客。
“苦心惨淡处”
俗话说创业难,这位挥金如土的大财阀鼻祖并非是生来就有钱的。人们如有机会可到日立市宫田町3585番地的旧久原房之助本部去参观一下。1905年,久原房之助用30万日元买下了赤泽铜山,创建了日立矿山。他和竹内维彦、小平浪平一起,曾经有过废寝忘食苦心经营的岁月。这个本部就是现在大名鼎鼎的日立公司的发祥地。这里地处宫田川上游,标高350米,冬天气温很低。房子是木造平房,建筑面积有66.32平方米,起居室8帖2间,里面都有“床之间”(挂字画处),屋顶本来是茅草,1975年换成了铜质的模拟物。屋内有久原房之助82岁时(1951年)亲笔挥毫的匾额,匾额上的文字是:“苦心惨淡处”。
看来任何实业家在原始积累阶段都少不得一段呕心沥血的苦心经营,只是人们往往容易将注意力都投入他们成功后的事业上。[2] 

久原房之助人物评价

编辑
提起久原房之助(1869-1965)这个名字,恐怕连年龄不大些的日本人也感到陌生,但如果提起“日立公司”或者“尼桑自动车”,可能就无人不晓。这位久原房之助便是上述两家大企业的创始人,如果是茨城一带的日本人,则一定对这个名字耳熟能详。有人甚至称久原房之助为“日立市茨城县发展之父”。这位久原房之助是生于明治年间的风云人物和理想家,极富有经济头脑,又有过人的胆识和决断力,是一位影响日本产业史的人物。
久原房之助幼名房三郎,实业家兼政治家,出身于山口县萩,庆应大学毕业;受井上馨的援助,创立了久原矿业,并买断了茨城县濒临破产的赤泽矿山等,将其经营成亚洲首屈一指的大矿山,成为名副其实的“矿山王”。其后又接二连三地创立了日立制作所、日立造船、尼桑汽车康采恩,又向其他行业扩展,打入贸易、橡胶等领域,最后形成偌大的久原康采恩集团,在一战中大发一笔横财。1940年6月,展开举国一致政党解消论,久原房之助向米内光政首相建议采取强硬路线,因未被采纳愤而辞职。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久原房之助的企业也陷入了严重的不景气。他将企业交给自己的亲戚鲇川义介以图东山再起,自己则步入政界,曾先后任众议院议员、田中义一内阁的递信大臣(邮政大臣)。关于这次入阁人们认为是因为他和田中义一关系好因此非难不少。后来久原房之助当政友会总裁,他主张“一国一党论”,是个“大亚细亚主义者”,积极主张向大陆扩张。
历史地看,久原房之助是个相当复杂的人物,有功有过,其评价历来是毁誉参半。河本大作制造事件炸死张作霖后,因为处分河本大佐问题,久原房之助为田中义一辩护,甚至不惜说“天皇和众大臣可笑”。以致使他为打倒犬养毅内阁,悍然走出支援二·二六事件”的一步,结果被问成“反乱帮助罪”。到战败,他受到“公职追放”处分,并作为“A级战犯嫌疑”被美国占领军总司令部列入逮捕名单。1951年久原房之助加入自由党,1952年他当选为众议院议员,第二年因落选而退出政界。但是另一方面,久原房之助又积极支持在日活动的中华革命党,他几次和孙中山见面,不惜捐助重金支持其活动。特别是新中国成立后,久原房之助积极开展恢复日中邦交的活动,他还在1955年率领代表团访华,受到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久原房之助很长寿,一直活到95岁病故。[2]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人物